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选车 > 正文
  • 亚速营:乌克兰历史虚无主义与西方霸权结合的魔胎
  • 日期:2022-07-26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乌克兰“新纳粹”组织也渐渐为更多的人所了解,尤其是凶残无比的“亚速营”。

  “亚速营”最初是由一帮地痞流氓组成,后来被纳入了二战时期纳粹走狗斯捷潘•班杰拉匪帮“复活组织”之中。

  这帮暴徒由于行事凶残,无恶不作,成为了乌克兰“新纳粹”组织中最为有名的一个团伙,甚至还得到了“五眼联盟”支持。

  但由于他们的破坏力传播到了美国,2019年10月18日,美国40名议员闻名提案,要求将“亚速营”列入恐怖组织名单 。

  然而,拜登上来后,美国又发现了他们在“反俄大计”中的价值,不再对其进行限制,而且鼓励他们在乌东发挥更多“作用”。

  今年1月28日,加拿大记者曾爆料,“亚速营”和“右区”有数百名成员在加拿大一处军事基地接受秘密训练,还佩戴纳粹标志。但加拿大国防部搪塞说正在进行调查。到今天也没有结果。

  他们这些年来在顿巴斯地区、敖德萨地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有几千名“俄语居民”被他们杀死,还有强奸、、抢劫……

  一些孕妇被斩首,连七八岁的儿童,甚至婴儿都被砍死。有些屠杀画面甚至因为过于血腥,网上不得传播。

  像这种将俄语居民赶入大楼,再纵火烧死的罪行,亚速营不止在敖德萨工会大楼干过一次。

  而围观民众不能去救被大火困住的男女老少,否则,亚速营的斧头就会过来找你。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曾在2014年末、2015年初两份报告中提及,“亚速营”与“顿巴斯”营有组织的对平民实施了强奸与其他性暴力行为,并对东乌克兰平民进行了电击、水刑,迫使被拷打人员承认自己是俄罗斯间谍。

  2016年3月的一份报告称,“亚速营”为代表的乌克兰武装力量在东乌克兰地区犯下的战争罪行包括大规模掠夺、非法拘禁、拷打平民。

  这些报告并不符合美国及其盟友的反俄口味,在西方舆论掩护和力量支持之下,“亚速营”不断扩大地盘,变本加厉地残害俄语居民。

  而这些受害人从乌克兰法律上来说,他们都是乌克兰公民,说俄语的也包括乌克兰裔、希腊裔、白俄罗斯裔公民……

  乌克兰警察就算抓了几个暴徒,法官也很快就能把他们放了。顿巴斯地区居民后来遭到袭击时,就不再报警,而是组织了民间武装保护自己,通过边境通道获得了俄罗斯方面军事支持,一直跟新纳粹武装打到今天。

  “亚速营”越是残暴,乌俄仇恨越是深重。因此,“亚速营”分子对美国而言,是有政治价值的,他们在加拿大受训是顺理成章之事。

  今年1月1日,基辅、利沃夫等乌克兰城市举行了火炬游行,纪念斯捷潘•班杰拉(1909-1959年)诞辰113周年,并高呼他为英雄,而乌克兰警方跟往年一样,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1月2日,以色列外交部发声强烈谴责这一行为,“赞美和支持纳粹的人是在玷污乌克兰犹太人大屠杀(The Holocaust in Ukraine)受害者的记忆。”

  但乌克兰新纳粹照样狂欢,因为他们知道,只要继续进行“反俄”暴力行为,就会得到西方的支持和同情。

  上次我写过,2014年“橙色革命”时,乌克兰新任内政部长阿瓦科夫曾要求特种警察“金雕部队”在下跪认错,然后解散了这支部队。

  当时,阿瓦科夫还做了另一件事,就是将亚速营这些暴徒纳入了内政部体系之中,2014年5月5日亚速营在别尔江斯克正式成立。

  “亚速营”成立后,最初在格鲁吉亚接受美军教官训练。2015年1月,扩编为团级,编制定位为“特种行动支队”,薪水由政府支付,比警察高三倍。

  民间的“亚速营”的人数更为庞大,而且不受任何约束,他们的资助者是犹太裔寡头科洛莫伊斯基。

  他被称为乌克兰“石油之王”和“银行之王”,1963年生于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泽连斯基是他的老乡。

  科洛莫伊斯基拥有乌克兰、以色列和塞浦路斯三重国籍,他将资产转移到以色列和塞浦路斯,再以国外投资人身份回到乌克兰。

  2014年亚努科维奇倒台后,科洛莫伊斯基被代总统图尔奇诺夫任命为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州长。

  波罗申科成为正式总统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就成了科洛莫伊斯基的“封地”,他将“亚速营”、“右区”等新纳粹团伙扩编到2万人以上,成为一支军阀式武装。

  科洛莫伊斯基作为犹太人,怎么会去资助新纳粹分子?原因并不复杂,那就是利益。

  “亚速营”、“右区”等新纳粹团伙壮大,有助于他对抗波罗申科这一派寡头,捍卫自己的地盘。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是乌克兰军工重镇,著名的”南方机械生产厂“便设在此处,也是沙皇俄国的钢铁重镇。

  苏联时代,为了摆脱旧时痕迹,这座城市更名为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第聂伯河+彼得罗夫斯基(红军将领)。

  科洛莫伊斯基想要得到的并不仅仅是该州,而是整个顿巴斯地区。因此,他极力推动乌东战争,让亚速营武装去攻打顿涅茨克的亲俄武装。

  2015年3月,波罗申科解除了科洛莫伊斯基的州长职务,双方是以一对一谈判方式进行。

  但科洛莫伊斯基在”封地“组建的新纳粹武装力量,仍不受基辅指挥。也就是说,泽连斯基也控制不了它们。

  科洛莫伊斯基2019年资助泽连斯基上台后不久,因为他与美国在金融问题上产生了利益冲突,被布林肯宣布为制裁对象。这次乌克兰寡头大批外逃,他留在了国内。

  但美国并不打算在乌克兰打击他,因为,他是反对普京的头号“猛将”。对于科洛莫伊斯基来说,谁阻碍他控制顿巴斯地区,谁就是他的敌人。

  波罗申科想这么做,他就反波罗申科,逼着波罗申科发动对乌东的三次战争;同样,普京支持乌东两个州,他就视普京为头号敌人,俄罗斯的力量甚至会让他失去哈尔科夫州。

  然而,从更深层次来说,乌克兰的“历史发明家”颠倒二战历史,导致全国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才是新纳粹分子兴起的根源。

  早在1993年8月,基辅一批知识分子就为“民族军第一乌克兰师”举行了50周年纪念大会,而这是一支纳粹武装。

  第一次“橙色革命”之后,2005年4月9日,十名“历史发明家”组成历史真相小组,向乌克兰总统尤先科、总理季莫申科、议长利特温致联名公开信,要求政府将红军解放乌克兰历史叙事改写成“苏联占领乌克兰”。

  同时废除所有与红军有关的胜利日,承认纳粹“老兵”为二战老战士,并享受政府补助。

  2006年5月6日,尤先科在全国广播讲话中呼吁最高拉达议员们投票支持“为自由而战的老兵”(纳粹兵)。

  乌克兰政府和历史学者提出了一个口号--“为未来和解”,也就是说,无论红军老战士还是纳粹“老兵”都已是老年人,应当握手,互相谅解。

  但这套把戏怎么能骗得了红军老战士?当时最高拉达还有不少捍卫二战历史的议员。所以,“为未来和解”在几点试点城市都没有成功。

  其实,台湾省“分子”也搞过这种把戏,它们叫“转型正义”,为日军侵略者哀悼,借口是化解仇恨。说穿了,就是新法西斯分子在法西斯分子洗白。

  2014年这场“橙色革命”后,乌克兰新纳粹就得势了。不仅像“亚速营”等暴力团伙得到了政府支持,而还组成政党,进入了各级议会。

  它们从社会上、文化上、法律上、甚至在语言上,掀起了种族清洗式的针对俄罗斯裔公民的仇视运动。

  它们公开打着纳粹旗号,却顶着西方“民主”光环。这些不折不扣的暴徒,在西方眼中,却是“民主斗士”。

  2019年,乌克兰“亚速营”基辅分队头目菲利莫罗带人来到了中国香港,给曱甴们现场打气,他还在脸书上说:要跟香港民主人士站在一起!

  在推特、脸书一直有人在为这些暴徒涂脂抹粉,甚至在目前还有人在中文网络平台的评论区称“新纳粹”是俄罗斯扣给它们的帽子。

  实际上,法国记者博内尔早在2015年就在顿巴斯地区拍摄了一部将近一个小时的纪录片,纪录了亚速营暴行,还有乌克兰军队轰炸造成的惨剧。但影片被西方封杀。

  法国著名纪录片导演保罗·莫雷拉在2015年也拍了一部纪录片,名为《乌克兰“革命”面具》。片中指出,暴乱制造者就是新纳粹暴徒,并分析了敖德萨工会大楼纵火案,称这一切要拜美国所赐。

  影片采访了几十名见证者,包括施暴方和受害方,同时质疑乌克兰警方为什么中断了刑事调查?

  2016年2月, 当纪录片准备在法国Canal+频道播出时,美国大使馆和乌克兰政府出面向法国外交部施压,要求Canal+取消播出计划,于是,Canal+被“”了。

  从亚速营这一新纳粹组织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历史虚无主义泛滥之后的可怕社会状况。这些亚速营骨干成员,也就二十来岁,然而,乌克兰历史教科书早就给他们种下了黑白颠倒、认贼作父的认知。

  同时,也可以看到美国及其同伙,为了地缘政治利益是何等丧心病狂?一边拼命掩盖自己扶持的新纳粹组织的反人类的罪行;一边不断编造谣言将脏水泼向中国。

  但是,无论美国与乌克兰新纳粹如何勾连配合,恶果最终一定会报应在美国身上,玩火者,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