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 权力的游戏-枭雄劳勃
  • 日期:2022-01-13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劳勃适合打江山,不适合坐江山,冲冠一怒为红颜,凭借一把斧,敢把疯王拉下马。堪称一代枭雄,结束了疯王残暴的统治,七国稳定了十来年。

  年轻时,英俊魁梧,拥有挺拔身姿,弟弟Renly颇有他当年的风采。十几年过去了,劳勃出场时是一个沉迷于酒色,臃肿的胖子。当年的风采早已荡然无存,气质身姿不像是一个国王,更像是一个酒鬼。酒不离杯,杯不离手。

  相比于Renly和Stannis,劳勃和奈得更像是亲兄弟。年轻时,一起并肩战斗,我为我未婚妻,你为你妹妹,你哥哥。英雄相惜,是那种你在我身后,我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你,我只顾前方就行的铁打兄弟。可这是十几年前,经过这十几年,人都是会变的。

  劳勃坐上了国王宝座,奈得统领北境。劳勃和奈得的婚姻都是政治婚姻,劳勃娶了兰尼斯特的瑟曦,奈得代替哥哥娶了凯瑟琳。可是劳勃一直活在他为自己编织的爱情的梦里。他真的爱莱安娜吗?莱安娜只是他用来发兵的一个最恰当的理由,连他自己都相信了,而且一直相信。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莱安娜并不爱劳勃,劳勃的一生都在单相思,单方面的付出。

  莱安娜曾经对哥哥奈得说劳勃并不是那么爱她,虽然跟她定了婚,劳勃依然有那么多情妇,他不会改变的。爱和性本来就是两回事。性是本能,对劳勃这种英雄好汉,这不矛盾,不冲突。

  莱安娜被抢走后,一切都变了。劳勃变的非她不可了。也许劳勃真爱她,和瑟曦在一起时,他口中是念念不忘的莱安娜。也许跟许许多多女人在一起时,他都把她们当作莱安娜。虽然他都记不起她的样子了,可这个名字,这个幻象,还是让他爱得刻骨铭心。莱安娜是劳勃心中的白月光,那么美,那么遥不可及,永远也得不到了。

  十几年后回到北境去请奈得当国手,在Stark的墓园里,他看到莱安娜的雕塑,一个统领七国的国王,一个身经百战的国王,一个儿女成行的国王,一个阅尽美女的国王,还是会红了眼眶,思念泛滥。劳勃的爱情是不完美的,不是走出去,而是越发沉浸在自己幻想的爱情中。

  奈得去君临时,害怕劳勃不是原来的劳勃,他怕劳勃成为他不愿意他成为的人。我认为劳勃对奈得始终没有变。他夹在老友和妻子中间,左右为难,必须和稀泥。当奈得批评他,忤逆他,他很气愤,收回奈得的国手,但也最后给了奈得,并不想真让他不干,只是铁座坐久了的脾性而已。

  当二丫的狼咬了自己的儿子乔弗里时,一面是儿子和妻子,一面是患难与共的老友,那一刻他不是国王,他是左右为难的普通人。

  劳勃不适合国会里的尔虞我诈,权谋算计。他适合开疆扩土,征战沙场,他适合最男子汉的英勇战斗。他需要一个处事妥帖,智商更高的如小恶魔一样的国手,而不是与他同样宁折不弯的奈得这种人。

  当上国王的这些年,他一身躁动的热血无处安放,又不屑于也不会玩弄权术,大权旁落。性情暴躁,没有人敢对他说实话。只有奈得,那个一起并肩战斗的兄弟,才敢忤逆他的意思,说出冒犯他的话。他是多久没听到真话了,多久不想听到真话了。位高权重,当年的盔甲已经适应不了他臃肿的身躯,劳勃对自己肯定也是厌倦的。他是活在过去的人,经常好汉想着当年勇。当年的英勇更加衬托了今天的难堪。只有打猎,才能唤回一些当年的风采。只有酒色,才能摆脱现实的痛苦。独醉,可以麻木自己,不那么痛苦,有何不可。

  瑟曦听到自己的丈夫在床上叫着别人的名字,这让高傲的瑟曦跌入谷底。妒火中烧,报复,一定要报复,不会为他生孩子,要加倍地把羞辱还回去。

  国王拉屎,国手擦屁股,铲屎。劳勃已经没有精力去重整七国重治国会了。那个位子改变了他,让他成为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这样一个征战七国,征服七国,坐上铁座的枭雄,竟然被小人,使用毒烈酒,在打猎时被一个野猪干死了。死的那么对不起他的丰功伟绩。伟大的英雄为何都这样卑微的死去呢。虽然他也杀死了野猪,挽回了一点早已丢掉的尊严。